Wework正式賣身軟銀,國內聯合辦公破局之路在何方?

觀點地產網 ?

2019-10-28 22:52

  • 從快速擴張到效率增長,我們有理由相信,聯辦市場未來的路漫漫,但仍然光明。

    聯合辦公浪潮翻涌

    在WeWork的全球總部有一張巨幅畫像,作為這家共享辦公明星企業的創始人,亞當·諾依曼通過海上沖浪的畫像傳遞出企業踏水而行的冒險者姿態。雖然畫中的海面出奇得平靜,然而現實中的“海”一旦翻涌起來,吞噬力卻讓人猝不及防。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and iStock)

    2019年8月, Wework雄心勃勃地公開了上市招股書,萬萬沒想到的是,卻由此推到了第一張多米諾骨牌,自此以后,其估值從“腰斬”再到“膝斬”,最終被評為垃圾股別,被迫中止上市計劃, CEO更是在各方炮轟中黯然下臺……最終以債轉股,正式賣身軟銀。曾經的風光,就這樣蕩然無存。

    隨著Wework的折戟,再加上年初同為一級梯隊的氪空間資金鏈斷裂的傳聞、金地旗下ibase轉賣,優客工場與方糖小鎮分手揚鑣,以及最近的SOHO 3Q出讓11座空間的消息,聯辦行業的洗牌無疑又一次加快了速度,而外界的種種疑慮也不免會擴散到整個行業。

    聯合辦公到底是不是偽需求?

    決定一個行業存在價值的,一定是需求。作為地產增量轉型的熱點,共享經濟的先行者,新時代工作方式的代表,共享辦公從誕生之初就裹挾著業界的質疑。

    在這風口浪尖上,全球企業增長咨詢公司沙利文發布了《中國聯合辦公行業研究報告》。

    報告指出,傳統的商業辦公室租賃市場并不靈活,存在著巨大的剛性,除了不能滿足企業的靈活辦公需求之外,空置現象也不能徹底解決。聯合辦公商業模式針對性地改善了商業辦公室租賃市場的靈活度。此外,聯合辦公的商業模式有著明確的市場基礎和需求基礎,由此看來,其對市場的價值和意義非常明確。

    “空間即服務”是不是偽口號?

    撕去Wework自我包裝的“科技公司”、“互聯網公司”的外衣,聯合辦公本質上還是和酒店行業一樣,屬于空間租賃類的服務行業。而在這個存量地產的時代,空間+服務+運營的精細運營能力才是聯合辦公品牌拉開距離的關鍵。

    比如中駿集團旗下的FUNWORK,結合各空間的特色,靈活劃分共享區域、獨立辦公區和傳統辦公區,并根據用戶的角色不同,劃分六個實際場景,分別對應活力、環保、智能、關懷、樂活、港灣的價值需求:對于創業階段公司提供工商注冊工商、人力資源、法律服務、知識產權等額外增值服務;對于擴張期公司提供多種社會資源、展會平臺的支持; 對于大型企業則可提供大客戶定制服務。

    空間有服務,但也不僅僅是服務,只有將場景化表達深入人心,回歸辦公者的真實需求,才能使空間真正服務。

    聯辦的第二盈利模式?

    短期來看,聯合辦公的利潤實際上非常小,并且容易受到經濟環境的影響,因此只能在“刀尖上起舞”,以精細化運營獲得盈利,所以目前聯辦市場上,真正盈利的聯合辦公寥寥無幾。

    然而,并不能簡單粗暴地將聯合辦公歸為“二房東”的模式,相反,wework以及目前國內的頭部聯合辦公在聯合辦公的數字化和社群化方面進行了許多有益的探索,同時,其在吸納人流、物業資產增值方面所發揮的作用亦不能忽略。在第一盈利模式不賺錢的情況下,第二盈利模式其實才是決定了行業的前景和潛力。

    目前,國內的聯合辦公們也一直在針對第二盈利模式做出積極的探索,比如優客工場專注于管理輸出的子公司“大然凌”、氪空間與產業園區、開發商之間的的“戰略聯盟”,以及FUNWORK從選址到裝修再到運營的一站式辦公解決方案等等,都是各自利用自身優勢積極探索的典型。

    道路曲折,前途光明

    高歌時我們只關注得到聲音大的人,安靜時我們才知道誰嗓音細膩。

    聯辦市場處在風暴眼中,不是第一次,很可能也不是最后一次。正如每一場風暴都會帶走河畔松散的泥土,潮水退去之后,才能看到金沙的光芒理性。從快速擴張到效率增長,我們有理由相信,聯辦市場未來的路漫漫,但仍然光明。

    文/FUNWORK聯合辦公

    審校:劉滿桃



    相關話題討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 夜猫电竞